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365论坛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365论坛

365论坛:我赶上了科学的春天

时间:2019/9/30 18:52:49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当年33岁的任正非也参加了这次大会。2019年,他回忆当时参加大会的情景时说:“1978年3月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,我们听了很多前辈作报告,包括陈景润。当时我们听得泪流满面,太感慨了,国家终于承认我们是这个国家的‘儿子’,邓小平讲话中说我们是‘工人阶级的一部分’,全场欢声雷动,...
     当年33岁的任正非也参加了这次大会。2019年,他回忆当时参加大会的情景时说:“1978年3月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,我们听了很多前辈作报告,包括陈景润。当时我们听得泪流满面,太感慨了,国家终于承认我们是这个国家的‘儿子’,邓小平讲话中说我们是‘工人阶级的一部分’,全场欢声雷动,我们是工人阶级了,不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了,很兴奋。”

  如今的人们也许不太明白任正非所说的“资产阶级知识分子”这顶帽子曾经有多么沉重。

  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、中科院院士赵忠贤在2018年的一次座谈会上回忆起了“文革”中的待遇。那时,他在中科院物理所参与一项国防任务,在和人因工作的问题而发生矛盾后,竟被骂“你个臭知识分子”。赵忠贤的遭遇是我国当时科学技术领域的一个小小的缩影。在“文革”“十年浩劫”中,科学技术领域成为重灾区。解放以来17年的科技工作被当作“反革命的资产阶级科研路线”遭到彻底否定。

  杨乐回忆,他和张广厚1956年考入北京大学,1962年毕业,1966年研究生毕业。“文革”开始后,他们不得不停止了研究。那时,他们还住在中科院数学所的集体宿舍。要么政治学习,要么写大字报,要么到学校看大字报,就是不能看书学习研究,否则就会被批为走白专道路,走资本主义道路。后来,又到农场劳动、到中学教书、到工厂干活,直到1971年,周恩来总理过问科学院的工作,研究环境稍有转机。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365论坛)